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张录成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写意生命绘华章

2018-09-04 17:07:56 来源:中国财经报作者:吕国英
A-A+

  著名大写意画家张录成,生于古丝路咽喉之地酒泉,痴迷西域绘画,敬畏大漠、胡杨,追梦乾马、坤牛、驼魂,写就传奇般艺术人生。

  张录成一如西域文化雕琢的范例,深沉、坚毅、悲怆而又超然、执着、热烈。

  大漠的孤寂与雄浑,胡杨的傲然与顽强,骆驼的悲怆与不屈,牛马的通灵与奔放,如同特别基因一样,伴随着张录成特殊的人生与艺术经历,弥漫与流淌于其血液、骨髓乃至思想与情感之中。

  对于古丝路文明,张录成以探险者的步履、寻宝者的眼光、慧浴者的悟性,开掘、博取、吸吮,让其由一个古丝路文化的痴迷者,成为古丝路文化的学者和研究家。

  对于西域绘画,张录成则以朝圣者的虔诚、殉道者的超然、禅宗般的执着,求索、创新、突破,使其从一个梦想画“飞天”的少年,成为西域绘画的大家和领军人物。张录成是画家,也是奇人;是奇人画家,也是画家奇人。

  张录成绘画,集中表现在牛、马、骆驼、胡杨与大漠等题材上。

  中国绘画史上,擅画牛、马、骆驼者不在少数,且代有国手。擅画胡杨、大漠者也多有其人,不少经典之作同有立典入册,大师名家又自鸣者其多。

  殊不知,张录成笔下的牛、马、骆驼,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牛、马、骆驼,更不是他人笔下的牛、马、骆驼,而是异于中原文化熏染下的绘画“符号”,充满着阳刚、热烈、雄浑、博大的生命跃动,具有强烈时代气息的艺术意象。他以群牛、群马、群驼为意象构成的大幅作品,有的表现出穿越古丝路文明的惨烈、悲壮;有的表现出大漠几度兴衰生生不息的强大生命力,然而这些正是古人所没有的,近现代人也不曾表达的……

  野牛、野驼、天马与胡杨、大漠——这些西域文化中特有的物像、元素,经过张录成的艺术提炼和笔墨表达,跃然纸上,生机蓬勃,撼人心魄,展示出强烈的人性之美、生命之美,而这正是艺术之大美的终极追求。

  牛可通神,既为神兽;马可通灵,所谓天马;大漠深处之野驼,四千万年前发源于北美,如今是世界上唯一存活的野生真驼种,可谓旷古生灵;胡杨呢,一亿三千万年前扎根塔里木,见证了天地万物的生死轮回,生,千年不死;枯,千年不倒;伏,千年不朽,成为生命图腾……这些极为特殊的生命体,在茫茫大漠中尤显坚毅顽强、生机勃发、壮美辉煌。

  大漠、胡杨、牛、马、骆驼,是西域文化的最富生命力的特别载体与特殊物像,也是丝路文明的特别财富,将这些物像提炼为笔墨语言、美学符号,展示与表达生命之美,是张录成的自觉,更是张录成的智慧。

  在张录成的画笔下,大漠是舞台,胡杨是舞台上最美的风景,而牛、马、骆驼则是舞台上精灵。

  无疑,这是张录成用笔墨描绘的、一部西域文化的艺术大戏,也是一部激越、雄浑、壮美的艺术交响。这交响,是英雄的乐章、悲怆的乐章,更是生命的乐章!

  其实,张录成绘画不仅几近完美地表达了生命之美,而且将中国传统绘画中“似与不似”——这个历代画者所梦寐以求的至高境界,同样近乎完美地展现画坛,任人评述。

  “似与不似之似”原为明初大画家王绂首先所论及,又经明末清初僧人画家石涛所概括,为现代国画大师齐白石所追崇,并终生实践之。但,时至如今,似乎没有人敢言真正进入了这个境界,并为人所共识?

  其实,美是分层次的,“似与不似”亦然。

  张录成绘画,有写实、写意、大写意诸类,并尤擅后者。或者说大写意画法尤显张录成艺术水准,代表其艺术高度,这也为学界特别肯定与称道,成为诸多学者、大家啧啧称誉的高妙之处。

  如果说,用写实、写意表现之手法表现“似与不似”,是一种艺术境界的话,那么,采用大写意手法表现“似与不似”,应该是艺术之大境界。

  张录成直言,“意”作为东方美学的核心,滋养了许多艺术大家,比如朱耷、齐白石,比如张大千黄宾虹……但传统文人者追求个人小情调多,当代真正写意者也属寥寥。

  张录成的大写意谓之真写意,即意在笔先——热血沸腾、激情澎湃,又笔墨超然——酣畅淋漓、潇洒狂放,还简约单纯——极致提炼、高度概括。比如,他的《跨越》《胡杨魂》,又比如,他的《天马行空图》《塔克拉玛干野驼》,还比如,他的《万马蹄飞如雪来》《汗血印象系列》……其他对牛、马、骆驼、大漠、胡杨符号的提炼,他的每一笔踪墨迹,他的绘画图式、墨色表达等,皆追求个人风格、独家之貌,就是信手小品也每每重立意境、改变笔墨、新构图式。

  不同即意味着突破,突破即意味着创新。

  回眸中国近代百年绘画历史,探索中国绘画求变、求新之途径者不外三种:拓展传统、借用西方、中西结合。前者为在传统基础上开疆扩土,后两种为借用“外力”改造传统。但真正获得成功者大都通过后两种途径,比如林风眠、徐悲鸿,比如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而在拓展传统上的成功者却为之寥寥,足以说明此途径行之艰难、成之极微。

  然而,张录成不仅以“苦行僧”般的不屈与执着选择了前者,又以玄奘般的毅力与智慧获得了成功。

  张录成西域绘画的成功,既表现在对传统笔墨语言的突破,又表现在对传统绘画思想与传统审美观念的突破,并为学界、高端所共识。

  传统绘画具有诸多繁复的笔墨体式、反复的皴擦、细密的点染,以及精致的勾勒等笔墨特点,而张录成绘画追寻大漠之魂、拜谒丝路文明,感悟苍凉、悲壮、雄浑、孤寂、旷远与浩渺,以枯墨、焦墨、渴笔、泼墨、浓墨、淡墨及凌乱、冲撞的线条之笔墨语言,形成了大开大合、恣意奔放、高古荒寒,以至无法之法、乱而不乱的反传统、反规律、反秩序的笔墨特征。

  传统绘画尤其是文人画,借物抒怀、托物言志,绘画多取荒寒萧疏之景、残山剩水之境、闲草野鹤之隅,以宣泄自我、聊以自娱。而张录成绘画关注人与自然、关注时代气息、关注人类命运,用辽远、雄浑、空旷与广袤抒发个人胸襟,用悲壮、激情、奔放、热烈以及群体意象表现整体生命的警醒、时代蓬勃的律动。

  传统审美观念追求阴柔、圆润、秀美、恬淡的美学意境,一直以来以表现隐逸、邈远、超然、幽静为主要精神图式。而张录成立足丝路多元文化之沃土,追求大开大合、热烈奔放、激情澎湃的精神图式,表现一种悲怆、顽强、坚毅、勃发、崛起的美学意境。

  张录成对传统绘画的突破集中体现在他的代表作中,比如《跨越》《辉煌千秋》,又比如《古道佛光》《胡杨魂》,还比如《荒天枯木寒》《塔克拉玛干野骆驼》……

  (吕国英,文艺批评家、作家、文化学者,创立“气墨灵象”艺术论,提出:“气墨”是笔墨的未来、“灵象”是象的远方、气墨?灵象互为形式内容、美是“气墨灵象”、高学大德方入气墨灵象之境、“艺法灵象”揭示艺术本质规律等诸多新立论、新命题,构建全新艺术理论体系。撰写出版专著多部、评论多篇,逾数百万字,多篇(部)作品获国家、军队重要奖项。)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张录成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